欢迎您访问生活质网(SHZ360.Com)
今天是 2021年12月05日 星期日

生活质网

连续亏损达165亿 旷视科技科创板IPO审核过会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公开的一份刑事判决书引起关注。10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披露旷视科技前任司机胡子健敲诈公司CEO印奇300万元的判决情况。

据披露,今年2月8日至2月9日,北京旷视科技司机胡子健在北京市海淀区融科大厦等地,以将有关北京旷视科技敏感信息的录音出售给竞争对手为要挟,向该公司CEO印奇索要300万元。后因印奇报警,胡子健犯罪未遂,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该事件正好发生在北京旷视的母公司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旷视科技”)IPO前夕。1个月后,旷视科技就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截至当前IPO已进展到提交注册这一步。这之前,商汤科技已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准备在香港上市。

而在上个月,旷视科技刚刚于科创板IPO过会,拟募资60亿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8.65亿元,累计亏损165.96亿元。公司称,优先股公允价值相应上升,使得各期已发行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损失金额较大,成为报告期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港股之后再冲科创板

 

公开资料显示,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起家于人脸识别,在计算机视觉领域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并称 “AI四小龙”。据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自2011年成立之后完成了4轮12次的融资,总计融资金额达到13.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

此次被勒索的对象印奇为公司创始人之一,现为公司董事、董事会主席兼CEO。印奇与唐文斌、杨沐均出自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姚班”)。招股书显示,三位联合创始人合计持有旷视科技16.83%的股权,共拥有旷视科技全体股东可行使表决权的70.28%,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旷视科技成立以来获得资本青睐,获得多轮投资。其中,2017年10月,旷视科技完成C轮4.6亿美金融资,由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简称“国风投”)领投,蚂蚁集团、富士康集团联合领投。本轮融资由C1、C2两轮构成,同时引入包括中俄战略投资基金、阳光保险集团、SK集团等新的重要投资者。

旷视科技2019年5月宣布完成D轮第二阶段融资,D轮总融资7.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 (BOCGI)、阿布扎比投资局 (ADIA) 旗下全资子公司、麦格理集团及工银资管(全球)有限公司。

2019年8月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书。然而在2019年10月,旷视科技被美国商务部列入了“实体清单”,港股聆讯中,旷视科技不断被监管机构要求回答有关问题,2020年2月,港交所网站显示,旷世科技的聆讯资料状态变为“已失效”。

港股上市失败之后,旷世科技转向了科创板。2021年1月北京证监局网站公示了中信证券关于旷视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2月2日,发布了旷视科技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第一期;3月10日,旷视科技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公布。3月12日,旷视科技向科创板提交了招股书。

在2021年9月9日的审议会上,科创板上市委员会要求旷视科技结合主要客户不稳定,集中度不高,且为非行业龙头的情况,进一步阐述公司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和未来发展前景等问题。此次审议结果显示,旷视科技无需进一步落实事项。至此,旷视科技成为继云从科技后,“AI四小龙”中第二个过会公司,将在A股科创板挂牌上市。

 

研发费用占据营收极高比例

 

据旷视科技9月30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旷视科技分别实现营收8.54亿元、12.60亿元、13.9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66.39亿元、-33.27亿元。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8.65亿元。依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末,旷视科技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65.96亿元,在“AI四小龙”中居于首位。

对于公司尚未盈利及存在未弥补亏损,旷视科技称主要原因是由优先股以公允价值计量导致的账面亏损,以及公司正处于发展期,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研究创新及市场开拓。同时在未来一定期间内,旷视科技存在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自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研发费用分别为2.02亿元、5.98亿元、9.33亿元和6.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50%、70.02%、74.06%及92.23%。

另外,旷视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也在持续增长。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达208.54%、253.18%、318.37%、383.43%。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4726.35万元、-159146.47万元、-103256.94万元及-68978.57万元。

旷视科技回应称,由于公司持续投入研发创新及市场开拓,有关开支维持在较高水平;且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扩大,公司员工数量增加较快,人力成本增加,导致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1-6月,旷视科技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5亿元、12.6亿元、13.9亿元及6.7亿元,其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远低于同行业竞争公司。2018-2020年,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增长率分别为430.57%、108.67%、20.79%,而旷视科技同期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则分别为181.19%、47.47%和10.38%,约为同行平均水平的一半。

虽然AI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算法,但是旷视科技的硬件收入占比却越来越高。从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硬件收入占比从34.02%增加到73.25%,软件收入从53.98%降低到17.36%,这直接导致其毛利率逐年下滑。2018-2020年,旷视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2.23%、42.55%及33.11%,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64.6%。

 

物联网领域成新增长点

 

资料显示,旷视科技通过构建AIoT产品体系,面向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三大核心场景提供解决方案。其中城市物联网是公司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消费物联网解决方案业务收入占比总体呈下降趋势。旷视科技表示,供应链物联网领域将会是公司新的增长点。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募集资金60.18亿元用于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AI视觉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产品开发与升级项目、智能机器人研发与升级建设项目、传感器研究与设计项目。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于2017年开始布局供应链物联网领域,但目前收入规模较小。公司目前推出了智慧物流操作系统“河图”,并自研AMR机器人、SLAM导航智能无人叉车、人工智能堆垛机等多款智慧物流硬件。

旷视科技表示,之所以选择供应链物联网领域作为公司新的增长点,是因为供应链领域已成为社会基础设施和实体经济的重要支柱,以物流行业为首的供应链场景相对标准和规范,并呈现持续稳健的增长趋势,为AI技术落地提供了广阔的应用场景。

华西证券研报分析认为,从产业角度来看,在算法、算力等技术基础趋于成熟的背景下,场景拓展与数据积累是当前阶段是最大的瓶颈。以算力、算法、数据的AI三要素来看,当前场景落地带来的数据积累仍是最大瓶颈,此前全面落地的场景只有2016年以来的安防和智能音箱。但2020年新冠疫情催化下,人工智能各类新型应用场景迅速铺开,一系列基于 AI 算法的软硬件设施在抗疫的各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此外,无论是出于数据安全,还是出于成本经济方面的考量,未来传统硬件厂商发展自研算法业务都是不可避免的。

撰文/张垣

编辑/周周

上一篇:护童科技IPO:高库存仍要扩产 控股人夫妻拿走大笔分红
下一篇:花房集团拟赴港上市:花椒直播母公司 去年净亏损15.25亿元

心灵鸡汤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宋 蒋捷)

今日导读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