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生活质网(SHZ360.Com)
今天是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生活质网

花房集团拟赴港上市:花椒直播母公司 去年净亏损15.25亿元

花房集团10月25日晚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主板挂牌上市,建银国际和海通国际为其主承销商。

本次IPO,花房集团计划将部分募资用于未来三年内通过采取措施,以多元化及丰富其产品、内容及服务。具体措施包括,继续招募及培训主播,孵化MCN以培养及招募有才能的主播,建立具有本地经验及国际视野的海外业务团队等。

花房集团还拟将部分募资用于实施市场推广计划,以通过采取措施在国内外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拟将部分募资用于选择性收购或投资与其业务互补及符合其企业理念及增长策略的产品、服务及业务;拟将部分募资用于通过采取措施以增强其研发及技术能力;拟将部分募资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周鸿祎控股38.21%为第一大股东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10月19日,三六零董事会主席兼总经理、花房集团董事会主席周鸿祎透过以其拥有多数股权的实体(下称周鸿祎集团),有权行使约38.21%的投票权;A股公司宋城演艺有权行使约37.06%的投票权。两者均为其主要股东。

招股书还称,由于周鸿祎集团及宋城演艺在花房集团上市完成后,均将分别有权行使低于30%的投票权。因此,两者在上市完成后将不会被视为其控股股东。

作为花房集团第二大股东,A股上市公司宋城演艺主营业务包括主题公园、旅游及文化演艺投资等。公开信息显示,北京花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房科技)为宋城演艺参股公司,同时也是花房集团的综合联属实体之一,其原名为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

2006年5月,刘岩成立了视频分享网站“六间房”。当时的六间房是国内最早且最具影响力的线上流媒体视频网站之一,率先尝试了UGC的全民互联网直播模式,从此“主播”成为了千万网红的别称,并为中国互联网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千亿市场。

六间房在2010年完成向直播业务的全面转型后,于2014年以26亿人民币并入宋城演艺,成为中国在线演艺第一股。

之后,基于运营六间房积累的经验,刘岩于2015年5月推出了花椒直播。花椒直播的日活突破500万,移动端月活也突破1000万,成为行业领先的直播平台之一。

随后,2019年六间房从上市公司主体业务中分拆,同时成功整合花椒直播与六间房的重组,新成立的花房集团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突显了双方在经验、技术和资源上积累的优势,呈现出爆发性的增长,继续在中国的泛娱乐直播领域领跑。

据悉,花房集团成立至今共收获了7次融资。2006年11月1日,完成由策源创投独家投资的数百万元A轮融资;2007年12月1日,完成由三井物产环球投资、策源创投共同投资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2012年11月1日,完成由高远资本和LB Investment共同投资的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2015年3月18日,完成宋城集团的并购融资;2018年6月27日,完成六间房与花椒直播的战略合并;2018年12月31日,获得文化中心基金、三千资本、奇虎360、皓玥资本共同投资的战略融资;2019年4月29日,芒果文创基金、敦鸿资产和首建投完成股权融资。

 

商誉减值亏损带累二股东

 

花房集团现在有三个主要平台。花椒是花房集团为于2015年5月推出的移动端产品,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2.07亿名。2018年、2019 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8个月,花椒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4100万名、2360万名、2720万名及2950万名。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拥有注册主播约1010万名,平均月活跃主播超过20万名。

六间房是花房布署在PC端的旗舰产品,并同时拥有移动端APP,包括六间房直播、石榴直播及花房直播。截至2021年8月31日,六间房拥有主播50万名及累计注册用户7730万名,其中大多数主播留存在六间房超5年。

还有一个出海产品HOLLA,这是一款面向欧洲及北美市场的视频移动应用程序,提供社交探索及视频聊天服务的交友产品。HOLLA 具有实时匹配功能,让用户通过短视频与陌生人聊天。截至8月31日,HOLLA有注册用户8530万名,其中今年前八个月,海外产品新注册用户达2670万名。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往绩记录期间移动设备端累计下载量计,花房集团在中国所有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一;按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来自所有渠道的收益计,公司在中国所有在线社交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三。

同时,花房集团的用户群也比较年轻,截至2021年8月31日,集团累计有3.723亿名注册用户,据用户数据显示,很大一部分活跃用户年龄在35岁及以下。

招股书称,花房集团的客户,主要包括在其平台上购买打赏给主播的虚拟物品及其他增值服务的众多不同人士群体。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的营收主要来自于直播产品兑换虚拟物品及直播平台的其他服务。2018年至2020年,花房集团的营收分别为19.93亿元、28.31亿元和36.83亿元;2021年前8个月的营收29.6亿元。虽然营收逐步上升,但公司的盈利情况却并不稳定。2018年,公司净亏损1.87亿元,2019年转亏为盈,净利润1.91亿元;然而2020年再度亏损,净亏损额高达15.25亿元。2021年前8个月,公司净利润为2.52亿元。2018~2020年经调整利润分别为-1.58亿元、2.1亿元和3.67亿元。

最近三年一期,花房集团的前五大客户均为个人,来自这些客户的合计收入分别为5720万元、6340万元、1.68亿元及9970万元,占其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2.2%、4.6%及3.3%。其董事确认,截至今年10月19日,这些客户均非关联人士。

招股书提示到,花房集团的收入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付费用户。倘若其不能持续增长或维持付费用户群,其收入未必如预期般增长,此可能会对其业务营运、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花房集团2020录得的巨额亏损,主要源自其商誉减值。

此前,因完成花椒—六间房合并,花房集团确认商誉24.6亿元。招股书称,由于疫情出现,并使得六间房开始向移动端直播产品战略调整,六间房2020年现金产生单位的可收回金额减少。因此,其2020的商誉确认减值亏损为17.78亿元。

宋城演艺披露的2020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对持有花房科技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18.61亿元,其长期股权投资原值为33.54亿元,减值后账面价值为14.92亿元。受此影响,宋城演艺2020年由盈转亏,净利润大减230.80%至亏损17.52亿元。

对此国信证券分析称,由于行业盈利模式变化,从事移动端直播的花椒平台业绩增长,但从PC端直播起家的六间房平台业绩下滑,从而带来商誉减值压力。2020年花房减值导致公司业绩预亏16-19亿,但有助于未来公司聚焦主业轻装上阵谋发展。

 

主播成本占收入七成

 

花房集团的供应商,则主要包括在其平台直播的主播或相关的主播经纪公司、推广及营销渠道供应商、带宽及服务器托管服务供货商。

2018年,花房集团的前五大供应商中,仅有一家业务涉及主播经纪服务。到了今年前八月,其前五大供应商的业务均与主播经纪服务有关,这五家供应商的合计采购金额为3.96亿元,占总采购额的比例为16.1%。

此外,花房集团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为其主要股东周鸿祎控制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当年,花房集团因向北京奇虎科技采购带宽及服务器机房托管服务,支付采购额4800.4万元,占总采购额的比例为2.4%。

截至今年8月末,花房集团持有的银行及手头现金为11.86亿元,持有的由即期理财产品组成的其他金融资产为3.85亿元,两者合计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93.5%;商誉为7亿元,占非流动资产的比例为71.5%。

负债结构方面,截至今年8月末,花房集团应付主播、广告主、带宽供应商及其他的贸易应付款项为1.88亿元,由用户为其直播服务预付充值的合约负债为8304万元,两者合计占流动负债的比例为80.6%;无有息负债;资产负债率为13.5%。

而花房集团的成本,也主要与主播有关。主播成本包括,其与主播根据预先协定安排分成虚拟打赏产生的收入,以及向主播经纪公司支付的佣金及相关税项。

最近三年一期,花房集团的主播成本分别为14.87亿元、19.2亿元、24.46亿元及19.56亿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6%、67.8%、66.4%及66.1%。所以,其最近三年一期的毛利率分别为15.1%、24.9%、27.5%及27.7%。

销售及营销开支,则是花房集团占比最大的一块期间费用。最近三年一期,其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3.4亿元、3.62亿元、4.51亿元及3.67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7.1%、12.8%、12.3%及12.4%。

而对于直播行业未来的展望,花房集团称,直播是一种经久不衰的在线娱乐形式,具有多方实时互动及内容多元化的特点。按收益计,中国视频直播市场预期将以2020年至2026年间23.0%的复合年增长率,于2026年达至5910亿元。

据艾瑞咨询数据,全球音视频社交娱乐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2730亿元增至2020年的11740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 44%。根据艾瑞咨询数据预测,2020年~2026年增长率虽会有所下降,但仍是正向增长状态。

而花房集团所在的直播赛道未来的用户将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将达到6.6亿人。但作为从秀场直播走出来的花房集团,在抖音和快手直播业务已经占据了目前行业近一半市场份额的情况下,留给花房集团的发展空间早已不多。

上一篇:连续亏损达165亿 旷视科技科创板IPO审核过会
下一篇:趣丸网络IPO:营收九成依赖TT语音 上半年亏损近10亿

心灵鸡汤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宋 蒋捷)

今日导读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