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生活质量报告(SHZ360.Com)

生活质量报告

华为起诉联邦通信:离开华为,美国农村通讯基本靠吼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通过了禁止运营商使用联邦补贴资金购买华为和中兴设备的决定。委员会还投票建议,要求所涉美国运营商,从现有网络中拆除和更换这两家公司的设备。据悉,美国联邦通信委员是直接归属美国国会领导。


北京时间11月23日凌晨,华为公司对此发表声明,华为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投票通过禁止运营商使用联邦补贴资金购买华为设备的决定表示反对,强调FCC此项决定基于片面的信息及对中国法律的错误解读,“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认定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不仅违反了立法的正当程序原则,也涉嫌违法”。


12月5日上午,华为在美国法院提交起诉书,请求法院认定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在向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提交的请愿书中,华为要求法院将FCC的命令定为非法,理由是它未能在将华为判定为国家安全威胁时,向华为提供必要的程序保护。华为认为,FCC没有实际证据、合理的推理或分析来支持其随意的裁决,而这违反了美国宪法、行政诉讼法和其他法律。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博士在5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仅仅因为来自中国,就禁止华为销售,这样的做法并不能解决美国面临的网络安全威胁。”


宋柳平表示,FCC主席Ajit Pai和其他FCC专员均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对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说法,对方还忽略了FCC在2018年3月首次提案后华为和美国农村运营商们提出的事实和反对意见。


“ FCC不应停止美国农村社区的共同努力。” 华为法律诉讼的首席顾问格伦·纳格表示,FCC的判决没有客观标准,是为华为和另一家中国公司“量身定做”的。此外,FCC所通过的判决超出了该机构的“法定权力”,因为FCC无权做出国家安全判决或基于此类判决限制使用USF资金。


纳格认为,FCC将华为指定为国家安全威胁缺乏法律或事实依据。“这是基于对中国法律的基本误解,是基于不合理、不可靠和不可接受的指控和影射,而不是证据。这是最坏的最可耻的偏见。”


宋柳平还表示,“华为提交了21轮详细评估,解释了该禁令将如何伤害偏远地区的人们和企业,而FCC忽略了所有这些。遍布美国农村地区,从肯塔基、蒙大拿的小镇到怀俄明州农场的运营商–他们选择与华为合作是因为他们看重我们设备的质量和安全性。”


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宋凯表示,FCC的这项决定不利于提升美国农村地区的联接水平,因为这些地区依赖华为的设备来接入网络,而其他厂商不愿意在“非常偏远、地形条件艰苦以及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业务。他还表示,这项禁令以及随后发布的移除和替换华为设备的提案,将带来数亿美元的额外成本,甚至会导致一些小型运营商破产。


针对FCC的禁令,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方惯于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滥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国家和特定企业,曾经整垮了阿尔斯通公司,今天又想挤压中国企业。“美方这种经济霸凌行径是公然对美方自己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原则的否定。如果这一原则无需遵守的话,其他国家也可以对美国的企业如法炮制。”耿爽说。


他表示,禁止美国运营商购买华为和中兴设备,并不能真正改善美国的网络安全状况,反而会对美国农村和欠发达地区的网络服务产生严重影响,美方有关机构对此十分清楚。


另外,针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决定,11月26日,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表示:“华为公司是商业公司,目的就是为全球人类提供良好的信息服务,我们不是以政治目的为中心的。本着这个原则,在非洲、在高山、在热带雨林……很多艰苦地区,我们都去提供服务。”


任正非还表示:“当然,我们也愿意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当年我们希望给美国大运营商提供服务,但是给大运营商提供不了服务,就给一些小运营商提供服务,以体现我们的价值。因此,美国政府这个决定是违反了政府要为人民服务的政策的,那是由它和它的人民去沟通解决的问题,我们只是一个供应商,不介入解决问题的冲突。但是美国政府这样做是违反宪法的,因为美国宪法表示就是要为老百姓服务。”


此外,在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宋柳平还称,对纽约东区裁定取消华为在美国一桩案件中“首席律师”的代理资格表示失望,该裁定剥夺了华为在美国宪法第六修正案获得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上一篇: 商务部直属机关第四次党代会今日召开
下一篇: 中巴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议定书今日生效

心灵鸡汤

在纯粹光明中就像在纯粹黑暗中一样,看不清什么东西。——黑格尔

今日导读

热门点击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