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生活质网(SHZ360.Com)
今天是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生活质网

近30年调查复原研究,首次呈现克孜尔石窟壁画整体面貌

克孜尔石窟现存洞窟345个、壁画近4000平方米,题材繁多、内容丰富,极具艺术魅力,是研究西域历史文化的珍贵资料。

龟兹供养人

位置:第8窟右甬道外侧壁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8691

尺寸:154.00cm×169.00cm

19世纪末20世纪初,外国探险队来到克孜尔石窟,将大批精美的壁画与雕塑从母体洞窟上分割下来,运往异国他乡,这是敦煌文物流失的同时,又一部中国文物的“伤心史”。

克孜尔石窟第8窟,位于谷西区西端中层,是一个纵券顶中心柱窟。主室正壁开龛,龛内塑像无存。左右侧壁各绘一栏大型因缘佛传图,每栏三铺。右侧壁壁画有一部分被揭取。

克孜尔石窟第8窟被揭取壁画平面示意图

克孜尔石窟第8窟主室右侧壁壁面现状

1906年德国第三次探险队拍摄的克孜尔石窟第8窟主室右侧壁壁画照片

克孜尔石窟第8窟主室右侧壁被揭取的壁画,现收藏于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克孜尔石窟第8窟主室右侧壁壁面复原

20世纪中叶,以黄文弼先生为代表的考古学家和以韩乐然先生为代表的艺术家对克孜尔石窟壁画流失问题给予了极大的关注。1998年,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今新疆龟兹研究院)为了全面开展龟兹石窟研究,将“克孜尔石窟文物流失研究”列为重点研究课题之一。在霍旭初研究员的带领下,龟兹研究院赵莉研究员承担了具体的考察研究工作。为完成这一艰巨而复杂的工作,她踏遍龟兹石窟,普查洞窟,记录与测量被剥离壁画的痕迹,然后与掌握的流失海外的壁画图片对比核实,排除自然脱落的部分,十分慎重地确定被剥离的数量。

赵莉在克孜尔石窟做壁画测量工作

2011年起,赵莉开始全球走访收藏龟兹石窟文物的相关国家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实地考察,查阅档案,获取资料。她更是花了一年多时间,在收藏流散克孜尔石窟壁画数量最多的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进行彻底调研。

2013年5月赵莉在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调查新疆文物 

左:2015年11月赵莉和同事在韩国首尔国立中央博物馆调查新疆文物;右:2011年11月赵莉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调查新疆文物。

经过充分掌握流散壁画和国外研究资料后,赵莉将流散壁画与现存洞窟对照、缀合、对接、复原。研究工作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将流失壁画回归母体洞窟原位的复原和残破壁画的整合复原,恢复壁画原貌,纠正记录错误的洞窟和位置;二是壁画真实内涵与“表法”本质的复原,在流失壁画回归原位后,辨析考证壁画内容,以厘清古龟兹人的信仰内涵。

例如,这幅现收藏于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壁画,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馆藏编号为3569的档案卡记录此幅壁画出自“Japanerhöhle”(日本人窟),即今第179窟。赵莉通过对壁画题材内容、尺寸以及纹饰对比考证后发现,此幅壁画应该出自第4窟。

力士与耶舍

位置:第4窟左甬道外侧壁(中部)

收藏地: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馆藏编号 BDce-856(IB 9045)

尺寸:114.00cm×69.00cm

克孜尔石窟第4窟左甬道外侧壁现状图及壁画复位图

再如,第224窟是目前发现被揭取壁画数量最多的洞窟,被揭取近百幅壁画。这些被揭取的壁画目前散落在世界各地,分藏于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法国集美博物馆等多家海外博物馆,赵莉对这些壁画皆做了调研梳理研究。除此之外,赵莉对洞窟被揭取壁画的遗失状况也做了考察、统计,她大量借助老照片、线描图、彩绘图等资料,以多种样式研究复原壁画的面貌。

天人及比丘(因缘佛传图局部)

位置:第224窟主室右侧壁(下栏第三、四铺之间)

收藏地: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1929.8.325.5

尺寸:85.10cm×76.20cm

天人及婆罗门(因缘佛传图局部)

位置:第224窟主室右侧壁(上栏第二、三铺之间)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9189

尺寸:75.00cm×50.00cm

天人头部(因缘佛传图局部)

位置:第224窟主室右侧壁(上栏第三铺)

收藏地: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49.23.3

尺寸:26.10cm×45.60cm

因缘佛传图“弥勒授记”(局部)

位置:第224窟主室右侧壁(上栏第四铺)

收藏地:法国集美博物馆  馆藏编号MA 4804

尺寸:30.00cm×30.00cm

龟兹供养人 (壁画遗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

位置:第8窟左甬道外侧壁

收藏地:原藏德国柏林民族博物馆  馆藏编号IB 8424

尺寸:165.00cm×190.00cm

龟兹供养人(格伦威德尔绘)

位置:第8窟左甬道外侧壁

收藏地:原藏德国柏林民族博物馆彩绘  编号BP 1153

克孜尔流散壁画的调研和复位工作,是一项细致而繁复的劳作,也是学术性很强的研究实践。《克孜尔石窟壁画复原研究》这部著作的出版,正是赵莉研究员及其团队,几十年如一日,传承和守护克孜尔珍贵文化遗产的成果与见证!

希望借由本书的出版,能为学术界尽可能较为完整地提供世界文化遗产——克孜尔石窟壁画的图像资料。

——赵莉

更多精美壁画:

伎乐天人

位置:第129窟主室穹窿顶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9277

尺寸:148.00cm(直径)

佛传故事“善爱乾闼婆王皈依”

位置:第171窟后甬道右端壁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8420

尺寸:233.00cm×129.00cm

佛传故事“八王争分舍利”

位置:第8窟后室前壁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8423

尺寸:223.00cm×298.00cm

因缘佛传图

位置:第178窟主室右侧壁(下栏第一、二铺)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8725a(2)

尺寸:69.00cm×111.00cm

菱格本生故事及因缘故事“须摩提女请佛”

位置:第178窟主室右侧券腹及中脊

收藏地: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馆藏编号III 8449

尺寸:173.50cm×220.00cm

目录

实拍书影

克孜尔石窟壁画复原研究

赵莉 著

定价:1500.00元

购买《克孜尔石窟壁画复原研究》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克孜尔壁画复原研究》系新疆龟兹研究院赵莉研究员经过近三十年的调查研究,联合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等海外收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的文博单位的专家,在充分占有文献、实物材料的基础上,通过对壁画色彩、构图、内容、题材等深入研究,以严密的考证、数字化图像技术,对新疆克孜尔石窟壁画现存及流失状况做了系统的梳理,并进行原位考证和复原研究,以准确而全面地呈现克孜尔石窟壁画的整体面貌。

赵莉,考古学及博物馆学博士,新疆龟兹研究院文博研究馆员。1992年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到远离乌鲁木齐800多公里的偏僻山沟克孜尔千佛洞工作,至今已近三十年,一直从事西域佛教考古及艺术研究工作。2012年至2013年,受国家留学基金委派遣,在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做访问学者;2002年至2016年,先后赴德、美、日、法、俄罗斯和韩国等,调查研究海外新疆文物。著有《克孜尔石窟内容总录》(合著)、《森木赛姆石窟内容总录》(合著)、《克孜尔尕哈石窟内容总录》(合著)、《新疆佛教遗址》(合著)、《龟兹石窟百问》《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复原影像集》《龟兹石窟题记》(合编)等。

上一篇:凝聚悠久历史 绵延丝路文明
下一篇:首届阿那亚戏剧节海边上演25部中外剧目

心灵鸡汤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宋 蒋捷)

今日导读

热门点击